走进“一带一路” 叹观多国艺术|文物篇

发布日期:2017-09-14返回列表

本文来源:厦门海丝艺术品中心

驼铃声声,羌笛悠悠……

两千年来,起始于中国的丝绸之路联通了世界,影响了人类文明的进程。丝绸之路就像是一条绚丽而坚韧的纽带,不仅是东西方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还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

时光荏苒,两千多年后的今天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沉睡千年的丝绸之路,再次引起世人瞩目,文化交流与合作成为丝路主旋律。

无论是古代的“丝绸之路”上,还是现在的“一带一路“上,都有许多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它们点缀着历史,叙述着“一带一路”的今生前世。

让海丝君沿着一带一路,和大家一起感受历史在艺术品上沉淀的痕迹和韵味!

 

【走进“一带一路” 叹观多国艺术】

第四篇:一带一路上的文物,见证那段历史的辉煌!

 

陆上“丝绸之路”文物

 

两千多年前,一条始于长安,经河西走廊,过天山南北,横跨中亚,直达波斯和罗马的陆上交通古道,成为沟通东西方商贸和文化的重要通路。一时间,驼铃声声,诉说着商贸云集时人民友好往来、互利互惠的动人故事。

“丝绸之路”的开通,使古代中国以丝绸为代表的大量物品输往中亚、西亚乃至地中海东岸,远抵罗马等国,而西方的奇珍异宝和风物人情也得以渐入中国。如今,“丝绸之路”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对历史进程的推进依然令世人惊叹和赞赏。回首古代丝绸之路,文物是那段历史的最佳见证,同时也最为直观。

神兽金饰(战国,1957年陕西神木纳林高兔村出土,陕西省博物馆)

 

虎形金饰(战国,1977年新疆阿拉沟墓地M30出土,新疆博物馆藏)

 

彩绘泥镇墓兽(唐代,1973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M216出土,新疆博物馆藏)

 

神兽纹金腰饰牌(战国,1996年宁夏固原原州区中河乡征集,固原博物馆藏)

 

神兽噬鹿青铜腰饰牌(战国,1984年宁夏彭阳县白杨林村出土,固原博物馆)

 

“延年益寿大益子孙”锦鸡鸣枕(汉晋,1995年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1号墓地M1出土,新疆博物馆)

 

三耳陶罐(唐代,1985年新疆喀什市亚吾鲁克遗址出土,喀什博物馆)

 

七鸵纹银盘(南北朝,1989年新疆焉耆县老城村出土,巴音郭楞博物馆)

 

人面纹青铜壶(唐代,1985年临潼县新丰镇庆山寺遗址出土,临潼区博物馆)

 

八瓣团花描金蓝琉璃盘(唐代,1987年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地宫出土,法门寺博物馆藏)

 

绿玻璃瓶(隋代,1986年陕西西安市东郊长乐路隋舍利墓出土,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玻璃高足杯(唐代,1989年新疆库车森木塞姆石窟出土,新疆博物馆藏)

 

嵌红宝石带盖金罐(公元5-6世纪,1997年新疆伊犁昭苏县波马古墓出土,伊犁州博物馆藏)

 

嵌红玛瑙虎柄金杯(公元5-6世纪,1997年新疆伊犁昭苏县波马古墓出土,伊犁州博物馆藏)

 

陶舞狮俑(唐代,1960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M336出土,新疆博物馆藏)

 

弈棋贵妇绢画(唐代,1972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M187出土,新疆博物馆藏)

 

三彩釉陶女立俑(唐代,陕西西安西郊纺织厂出土,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彩绘陶文吏俑(唐开元十八年,2001年甘肃庆城县赵子沟村穆泰墓出土,庆城县博物馆藏)

 

海上“丝绸之路”文物

 

海上丝绸之路的雏形在秦汉时期便已存在,目前已知有关中外海路交流的最早史载来自《汉书·地理志》,当时中国就与南海诸国接触,而有遗迹实物出土表明中外交流可能更早于汉代。

在唐朝中期以前,中国对外主通道是陆上丝绸之路,之后由于战乱及经济重心转移等原因,海上丝绸之路取代陆路成为中外贸易交流主通道。唐代,我国东南沿海有一条叫作“广州通海夷道”的海上航路,这便是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叫法。在宋元时期是范围覆盖大半个地球的人类历史活动和东西方文化经济交流的重要载体。

海上通道在隋唐时运送的主要大宗货物仍是丝绸,所以后世把这条连接东西方的海道叫作海上丝绸之路。到了宋元时期,瓷器出口渐成为主要货物,因此又称作“海上陶瓷之路”。同时由于输出商品有很大一部分是香料,因此也称作“海上香料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是约定俗成的统称。

五代 波斯孔雀蓝釉陶瓶 福建博物院藏

 

元 龙泉窑粉青釉模印菊花纹高足杯 洞头县文物馆藏

 

明 宣德款青花海水云龙纹天球瓶 天津博物馆藏

 

明 万历漳州窑红绿彩罗经纹盘 天津博物馆藏

 

清 嘉庆广彩开光人物故事图大碗 广东省博物馆藏

 

19世纪银锤胎徽章留白KC款庭院人物图茶具广东省博物馆藏

 

19世纪银锤胎徽章留白KC款庭院人物图茶具广东省博物馆藏

 

- END -